<video id="udd2b"><span id="udd2b"><noframes id="udd2b"><ruby id="udd2b"><table id="udd2b"></table></ruby>
<li id="udd2b"><dfn id="udd2b"></dfn></li>

    <ruby id="udd2b"></ruby>
    1. <ruby id="udd2b"><dfn id="udd2b"></dfn></ruby>
      <tbody id="udd2b"></tbody>
      首頁 資訊 > 業界 > 正文

      饅頭白菜背后:飛機餐困在成本控制中

      10月18日,南航“饅頭白菜”飛機餐風波仍在發酵,由此也引發了對航空餐食成本的熱議。北京商報記者在查閱三大航財報后發現,今年上半年南航的營收為三大航之首,但餐食機供品成本卻是最低的,“饅頭白菜”的背后是一場航司動刀降本的變革。事實上,除了南航,其他航空公司的部分飛機餐也被不少旅客詬病。越來越多的航司在探索節約成本之路,但均伴隨眾多消費者的吐槽,這也證明,在節流上,航司仍然需要更為科學的方法。

      南航餐食成本為三大航最低

      10月14日,網名為“峰哥亡命天涯”的消費者(以下簡稱“峰哥”)在微博曬出兩張飛機餐的照片,并配文“四個饅頭,一包榨菜,還有一片白菜,這么多年頭一次看到這么奇葩的航空餐”。

      峰哥所曬照片顯示,餐盒中盛放著四個種類不同的饅頭和一片白菜,餐板上還有一包橙色的榨菜。隨后,10月17日晚間,峰哥再發微博確認該飛機餐為南航發放,具體發放時間是在沈陽桃仙機場經停呼和浩特飛往西寧曹家堡機場的航班第二航程。

      北京商報記者針對“饅頭白菜”一事詢問南航,截至發稿,南航并未給出官方回應。

      事實上,“饅頭白菜”的背后是一場航司動刀降本的變革。

      民航業內人士李瀚明分析,南航提供“饅頭白菜”飛機餐的原因可能與航司節省成本或者機場的保障能力有關。

      北京商報記者翻閱國航、東航和南航2023年半年報發現,在三大航中,南航的營業收入最高,但餐食成本以及占比卻均為最低。

      財報顯示,上半年南航的營業收入為718.3億元,營業成本為668.99億元。在營業成本構成一項中,餐食機供品費用為10.49億元,占總成本的1.56%,去年同期為5.88億元,同比增長78.4%。在財報中,南航表示,餐食機供品費用變動原因主要是上半年旅客運輸量同比增加,餐食機供品隨之增加。

      而在國航和東航的2023年半年報中,國航實現營業收入596.13億元,其航空餐飲成本為11.67億元,占營業成本比例1.97%;東航實現營業收入494.25億元,其餐食及供應品成本為12.8億元,占總成本比例2.52%。

      沒有統一標準的餐食

      根據峰哥10月17日的微博,北京商報記者在南方航空App上搜索了其乘坐的航班。南航App顯示,該經停航班航班號為CZ6117,10月19日的特價經濟艙售價900元起。在該航班的餐食說明中,沈陽-呼和浩特第一段航程的經濟艙、明珠經濟艙、公務艙與頭等艙餐食均為“點心”,而呼和浩特-西寧第二段航程的經濟艙和明珠經濟艙餐食為“點心”,公務艙和頭等艙則為“正餐”。

      峰哥表示,第一段航程所發的點心為面包,第二段航程中的中式點心并非全是饅頭,還包括了花卷、雙色饅頭、豆沙包和蛋糕。對于南航此次的飛機餐,峰哥表示,沒有指責南航之意,“其實很好吃,就是稍微有點多了,希望有點蛋白質,中式點心吃多了有點噎”。

      那么,航空公司在不同時段應當提供什么樣的餐食?餐食的成本和價格如何定奪?在航食公司工作的陳鵬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沒有明確統一的標準,都是航空公司自己規定。

      北京商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按照行業慣例,配餐標準依據飛行時間長短變化。其中,飛行時間在一小時內的航空餐為干點餐,有面包、燒餅或漢堡;飛行時間在兩小時以上,又正值飯點,飛機餐為正餐;若航程和飛行時段約兩小時,又正值飯點或在飯點之間,旅客也有可能獲得輕正餐或者點心餐。

      針對航空餐食的餐譜設計,2017年12月23日起實施的《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航空食品衛生規范》中提及,應充分考慮供餐航班飛機的航程、機上設施條件(冷藏、加溫設備)、航空配餐生產企業的生產能力、航空配餐配送裝機時間等影響因素。嚴格控制航空配餐安全風險。

      不過,該條規范并未規定餐食品種和成本價格。

      事實上,航空餐食的生產要經過數個環節。陳鵬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航空餐食的生產制作由航食企業負責,航空公司向航食企業購買餐食后提供給旅客。“具體提供什么樣的餐食是由航空公司決定的。一般來說,航司的客戶服務部會與航食公司對接,提出餐食要求,航食公司按照要求來制作。”

      陳鵬亮還透露,南航目前擁有自己的航食公司。根據南航財報,其子公司廣州南聯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業務性質為航空配餐,南航持有70.5%的股權。北京商報記者在天眼查App上搜索發現,廣州南聯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經營范圍中包括生產航空配餐(包括生產糕點、月餅),為國內外航空公司提供航空食品、飲料、糖、酒,以及為國內外航空公司提供與航空配餐有關的勞務服務(以上均僅限“南聯航食及其分公司”經營)。

      李瀚明指出,“航空公司和機場都可以自己開設航食公司,不過一般而言這需根據從當地出發的航班數量和乘客需求而定。在需求較少的機場,航空公司一般會請當地機場開設的航食公司配送航空餐食。因此,航空公司能夠提供給旅客的餐食,往往既和航空公司的預算有關,又和當地的飲食習慣密切相關”。

      航司的成本控制不止于餐食

      此次的“饅頭白菜”風波也引起了熱議。在峰哥兩條微博下,有消費者評論,“憶苦思甜飯”“饅頭花卷是中國傳統主食也不能這樣干啃吧”“好歹給點蛋白啊”。

      社交媒體平臺上不乏消費者對不同航司飛機餐的吐槽。有消費者表示,在購買海南航空經濟艙機票后發現可以提前點餐,特意選了很多人推薦的海鮮飯,但打開發現只有5個蝦餃。

      也有消費者曬出深圳航空南昌-太原航線的餐食為一塊餅干和一瓶水。“看到航班說明上寫著有餐食就沒吃晚飯,兩個小時航程也不至于就一塊餅干,寫明有餐食會很容易讓人誤會。”該名消費者表示。

      有豐富乘機經歷的旅客宋希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此前也遇到過公務艙提供奇葩餐食的情況,當天航班上公務艙飛機餐提供了一份香蕉吐司,是在一片吐司上放了幾片香蕉,拿到手時香蕉已經氧化了。吐司下面的托盤里一邊放著西紅柿配雞蛋糕,另一邊放著果醬”。

      在宋??磥?,部分航司飛機餐的菜品設計令人難以理解,相應地,味道上也并不好吃。“我認為航空餐食的質量有很多影響因素,具體還要看航空公司及供餐企業如何規定。”

      航司的降本變革不僅限于餐食,北京商報此前曾針對航空公司線上值機選座收費一事進行報道,部分國際航線經濟艙收費座位比重高、免費座位太少,而公務艙選座也要收費。

      無論是餐食還是選座,航司固然可以探索降成本的措施,但降本之路上吐槽不斷,這也證明了航司在節約成本上仍需要更為科學的方法。

      關鍵詞: 餐食 航空 成本 航空公司

      最近更新

      關于本站 管理團隊 版權申明 網站地圖 聯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23 創投網 - www.zzfsb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39 60 29 14 2@qq.com
      皖ICP備2022009963號-3

      最新国产精品福利在线播放,91麻豆精品无码人妻系列,欧美亚洲尤物久久精品,国产精品成人va在线播放